Uncategorized

非精英主义之精英

这句话源于“Elite without being elitist”,是我在国外访学的机构网站首页上的一句话。结合我目前正在做的研究,还是有点感慨的。高等教育确实已经不再是精英教育了,或者更严谨一点,目前大部分高等学府并不再是过去的所谓象牙塔,因为招生比例的提高以及高等教育的普及,英文有所谓Mass Higher Education的说法。

尽管高等教育已经普及了,但所谓精英教育的观念还是深深地根植于大众心理,以至于形成了一种冲突,一方面学生毕业后不是非常容易得到他们期望的工作和薪金,因为他们已经无法像过去的大学生那样包分配了,尽管毕业后仍保留着所谓干部身份,但在这个时代下,这个身份已经轻薄得没有太多实际意义了,另一方面老师可能感慨现在的大学生越来越不好教,不断增加的学生人数让老师无法像过去一样一一了解和细心指导了。

到底谁要为现在的高等教育质量买单?到底如何去定义高等教育的质量。诚然,我们需要承认师资力量的不同,硬件设施和学术范围的差异,比如你无法要求中国的每一所大学都像清华,北大那么“世界一流,名扬四海”,因为“输入”是不一样的。这个输入包括资金,师资,学生各个方面;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思考,如果我们招收的学生已经没有2,30年前那么优秀和突出了,我们如何能够教育好这一批学生。从这个角度上讲,高等教育质量恰好可以用这个标题来概括,就是我们需要的高等教育是非精英主义的精英,我们希望通过非精英化的手段,培养出更多的精英。

去年被称作是MOOC(大规模开放网上课程)年,MOOC火了,似乎是一个高等教育系统内实现非精英主义之精英的教育方式。这一年里很多美国常春藤高校都开始为大众提供免费的高等教育课程,甚至还提供有老师签字的证书,被大家热烈拥护和追捧,甚至有人扬言,再过几年,其他的大学都可以关门了,因为我们有美国这些世界级顶尖大学为全世界的学生提供高质量的学习资源。有幸,我在去年九月份的时候参加了一个宾州大学计算机方面的课程并获得了证书。作为一个真实的体验者,我知道它的存在无法替代传统的高等教育,因为教育是需要资源的,这个资源不仅仅指代学习材料和内容,同时也包括处在教学过程中的老师。通过网络,通过先进的科技技术,学习资源可以轻松实现规模化;但高质量的教学过程,老师在其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不可替代,所以由于这部分是无法规模化的,所以MOOC的质量也着实令人担忧。

Stand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