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柳暗与花明

一晃都博三了,回想过去的两年有种拨开乌云见天日,柳暗花明的感觉。博一的生活是轻松惬意的,虽然当时没有明确自己具体的研究方向,但跟着导师一起做项目,修满博士课程的学分,日子过得也算是轻松愉快且充实。博二的生活较之博一,多了纠结和迷惘。当我带着最初的研究问题开始调研,当我只身英国收集数据,当我看着数据初步分析中显示的千头万绪,我确实凌乱了。我到底在研究什么,在和同事交流的过程中,貌似我都能清晰得介绍我的研究问题和进展,可这一切却没有说服我自己,因为我不觉得当下在做的事情是我认为应该做的研究。后来研究中的迷茫引起了我心理上的不安,接着心理又影响到生理吧,我发烧了。躺在床上一个星期,围绕在我身边的除了枕头,被子就是水杯,嗓子也彻底哑了。等到身体都恢复了,已是半个月之后的事了。不过这一病,倒是让我有时间静静的想想我的研究并从中找到了突破点,找到了我的兴趣。后来和英国那边的老师讨论我研究的转折点时,他不禁说了一句:一定费了不少脑筋吧,这个研究问题很有意思。接着他推荐我去见了我们领域内的大牛级学者,后来我的研究逐渐步入了正轨,虽然前面仍有不少未知,但是方向明确了,心里特别踏实,因为我知道即将付出的每一滴汗水都洒在了正确的位置,这种感觉很幸福。

Standard
Uncategorized

非精英主义之精英

这句话源于“Elite without being elitist”,是我在国外访学的机构网站首页上的一句话。结合我目前正在做的研究,还是有点感慨的。高等教育确实已经不再是精英教育了,或者更严谨一点,目前大部分高等学府并不再是过去的所谓象牙塔,因为招生比例的提高以及高等教育的普及,英文有所谓Mass Higher Education的说法。

尽管高等教育已经普及了,但所谓精英教育的观念还是深深地根植于大众心理,以至于形成了一种冲突,一方面学生毕业后不是非常容易得到他们期望的工作和薪金,因为他们已经无法像过去的大学生那样包分配了,尽管毕业后仍保留着所谓干部身份,但在这个时代下,这个身份已经轻薄得没有太多实际意义了,另一方面老师可能感慨现在的大学生越来越不好教,不断增加的学生人数让老师无法像过去一样一一了解和细心指导了。

到底谁要为现在的高等教育质量买单?到底如何去定义高等教育的质量。诚然,我们需要承认师资力量的不同,硬件设施和学术范围的差异,比如你无法要求中国的每一所大学都像清华,北大那么“世界一流,名扬四海”,因为“输入”是不一样的。这个输入包括资金,师资,学生各个方面;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思考,如果我们招收的学生已经没有2,30年前那么优秀和突出了,我们如何能够教育好这一批学生。从这个角度上讲,高等教育质量恰好可以用这个标题来概括,就是我们需要的高等教育是非精英主义的精英,我们希望通过非精英化的手段,培养出更多的精英。

去年被称作是MOOC(大规模开放网上课程)年,MOOC火了,似乎是一个高等教育系统内实现非精英主义之精英的教育方式。这一年里很多美国常春藤高校都开始为大众提供免费的高等教育课程,甚至还提供有老师签字的证书,被大家热烈拥护和追捧,甚至有人扬言,再过几年,其他的大学都可以关门了,因为我们有美国这些世界级顶尖大学为全世界的学生提供高质量的学习资源。有幸,我在去年九月份的时候参加了一个宾州大学计算机方面的课程并获得了证书。作为一个真实的体验者,我知道它的存在无法替代传统的高等教育,因为教育是需要资源的,这个资源不仅仅指代学习材料和内容,同时也包括处在教学过程中的老师。通过网络,通过先进的科技技术,学习资源可以轻松实现规模化;但高质量的教学过程,老师在其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不可替代,所以由于这部分是无法规模化的,所以MOOC的质量也着实令人担忧。

Standard
Research

反思,沉淀,振作

一晃来英国交流的时间已经过去一半多了,总的来说到目前为止收获颇丰。

首先,我按照原计划在这边老师的支持下,收集了一些访谈数据。其次,通过和其他人的交流和沟通,我也清醒的意识到目前自己研究中存在的问题;最后很庆幸我发现这些问题还不算太晚,确实还有一些时间作调整和完善。

做研究最重要的就是和同行们交流,这个在我没有来英国交流以前,认识得不够深刻。不过从现在开始,我要有意识的为自己创造各种机会和别人交流我的想法,尽可能地获取同行的反馈来不断改进工作。

经历了上个月连饭轰炸般的密集型活动,各种学术会议,研讨会,搞的我身心俱疲,对自己的研究也越来越没有信心,甚至说十分沮丧。开始质疑自己的能力适不适合做研究,慢慢地平静下来分析,发现根本问题还是有两方面,其一,没有在研究一开始就准确自己的定位,所以在文献阅读时只有大致方向但是没有明确重点;其二,实地调查工作的数据没有及时分析和缩小研究范围,导致科研问题没有进一步细化,访谈中虽有大的结构在心里作为把握,但获得的数据仍然因为涉及各种方面而无法妥当处理。

接下来要做的工作有几个方面:

第一:缩小和细化研究问题

第二:认真处理及分析已收集数据中有价值的部分

第三:思考如何充分利用英国余下来的时间,资源来完善现有的研究

这样说下来要做的事情确实还不少,重要的是不能轻易气馁。遇到困难不怕,重要的是有分析困难的勇气,培养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在失意中振作。

Standard
Life

西区音乐剧,悲惨世界

刚在伦敦剧院网站上(http://www.londontheatre.co.uk/)预定了8月份皇后剧院(Queen Theater)的悲惨世界(Les Miserables)。呵呵,还是有点小兴奋的,之前在意大利的时候去听过一次音乐剧,因为我的一个好朋友是那部音乐剧的演员,所以票是内部给的,超级滋润啊,当时位置也不错,就是不太懂,因为全部是意大利语的,不过我朋友她们的那个音乐剧也还小有名气,是从一部畅销小说 I love shopping改编的。记得当时她跟我说这部小说时,两眼放光。然后她问我:楠,你真的没听过这部小说,超级畅销啊!!我只能遗憾地说,不好意思,真是没听过。以后有机会看看。貌似有点跑题了,言归正传,总的来说,我算有那么一抠抠的看音乐剧的经验吧,不过像悲惨世界这么著名的,确实还是第一回呢。

以前朋友推荐我到west end去看音乐剧,我第一反应这是家剧院,等真正去预定悲惨世界时才意识到,原来“西区”的概念真的是一个区域。在伦敦有一个区域有很多的剧院,从wiki上看了下西区剧院大致有39家之多呢,想想跟咱们的国家大剧院比,人家确实还是比较有这个传统的。伦敦的西区剧院其实就类似于纽约的百老汇,这次也算是纠正了我过去的错误理解,它俩都不是剧院的名字,而是一个云集各种剧院的区域称谓,拿北京类似的概念比就是三里屯酒吧。

这次预定比较成功,主要也是收集相关信息还算比较到位吧,所以订到了价格较为低廉而且位置还算不错的票。在这里分享一下自己的经历,方便大家以后订票。

1. 网上预定音乐剧的网站有很多,不过在浏览了几个网站综合比较之后,还是推荐大家使用文中一开头的那个伦敦剧院网站,因为以悲惨世界举例,我在其他网站上看到的价格大部分没有这家便宜,有极少数便宜的但位置又太差劲了,所以权衡一下,这个比较推荐。

2. 关于剧院的座位,分为Stalls, Dress Circle和Upper Circle三个区域,离舞台的距离是依次越来越远。我一开始下意识觉得票价应该直接和距离舞台的位置成反比,即越近的越贵。经过这次预定我才知道,也不是所以距离近的位置票价都很高,原因可能是太近了,音响效果反而不好。所以这三个区域其实都有比较贵的座位。另外,在订票时也会显示restricted view这个注意事项,就是说部分座位的观赏视线有限制,需要稍微俯身才可以。关于如何选最佳观赏座位,大家可以到http://www.theatremonkey.com/这个网站上查询,上面有各家剧院的座位点评和选位指导。我这次预定的位置也是根据上面的推荐选的。大致方针其实就是尽可能订离票价高座位近的低价票,这样性价比最高,所以即使都是restricted view也会根据具体位置的不同,有一定差异。

先写到这儿了,期待着八月份去皇后剧院看悲惨世界啦。

Standard
Life

执行力

经过了一天的Workshop,确实感觉有点疲惫。不过还是想着晚上回来鼓弄下Wordpress。之前曾经草草得弄了一个,不过没有坚持下去,这次是下定决心要好好的搞一搞,当然主要还是那个学术性的博客,这个属于比较私人化的博客吧,主要是写给自己看的。无论如何,觉得自己的执行力还是不错的,说干就干,一点也不含糊。

这个月是忙碌得一点也没得空歇,而且也是破天荒的present当天制作PPT,而且还是在火车上赶。什么时候把自己搞的这么狼狈了,究其原因还是安排的事情太多了,一时真的应付不过来。以前觉得能力是逼出来的,所以要对自己“狠”一点。不过现在发现,其实还是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节奏最重要,不要一味得加压来证明自己的实力,因为这种实践很徒劳。

好了,确实是太晚了,就先写到这儿了。大家晚安。

Standard